爱因斯坦发布狭义相对论时有人问他预计公众会有何反应。他说很简单,如果我对了,德国人会说我是德国人,法国人会说我是欧洲人,美国人说我是个世界公民;如果我错了,美国人说我是个欧洲人,法国人说我是个德国人,德国人说我是个犹太人。

576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