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常问自己,台湾的业界生态真的适合开发软件吗?如果不适合,那么软件工程师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选择这个工作呢?从网络上或是前辈口中所得到的大部份资讯里,不难看出大多数的软件工程师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并没有过于高深的期许;因为写程序只不过是赚钱的手段之 一,可以的话还是买买股票看能不能赚得比较饱。以下,就我所看到的例子,来嘴炮一下大部份台湾软件工程师的心声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二十岁之前

「程序是什么?」

大部份的软件工程师其实都不是本科系出身,所以大多都不清楚软件开发是个什么样的工作。而为了要找一份够水準的工作,许多隐没自己塬本才能的朋友就 到着名的补习班去,想办法让自己成为一位履历份量看起来够巨大的工匠。不过一旦踏入软件开发这个领域之后,他们才开始明白,在台湾,这真的是一条漫长而艰 辛的不归路。

二十岁的时候

「我要学习高深的技术,所以我可以吃苦耐劳…」

多数有自觉的朋友在刚进入职场时,就发现自己本身的不足;也因此他们开始出没于各大论坛或 BBS ,请教前辈们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有些人下班后,还特地跑到书局买一堆参考书籍堆满自己的床头,期待自己有天变成一条技术之龙。薪水太少?这从来不是他们所 在乎的。

二十五岁的时候

「工作有点多,好,我加班拼了~」

当自我的能力渐渐加强之后,上头交办的事项也越来越多了。不过对这些已经学到有用技巧的软件工程师来说,不过就是小菜一碟,加个班就什么都解决啦! 没什么了不起。不过不晓得为什么,他们每天加班完回家后,特别爱买些猪肝汤来当宵夜吃。

三十岁的时候

「你爸的,那个主管真机车…明天我要跟老婆去玩了,竟然还来个鬼需求…」

大部份的软件工程师在变成职场老鸟之后,对于任何客户丢过来的需求都能一眼看穿它们是不是真的需要执行;只不过通常决定要不要执行的人不会是软件工 程师,可能是空降下来,然后不小心就当上主管,那个董事长的儿子。

三十五岁的时候

「老天爷…什么工作都好…给我钱吧…」

人生终于爆发了危机,大部份没有考虑自己未来职场生涯的软件工程师,在可取代性过高的情况下,被每个月薪资只需要两万二的新人给 Override 了…。为了争取更多的工作机会,他们又回到了补习班,然后整天在那里「喔喔~ 喔喔~ 」的拼命学习…

四十岁的时候

「…」

台湾的软件工程师哪来四十岁可活呀!?

心得

健康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摘自: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14821.htm

57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